• <var id="jqkgf"><rt id="jqkgf"><small id="jqkgf"></small></rt></var>
  • <var id="jqkgf"></var>
    1. <acronym id="jqkgf"></acronym>
    2. <code id="jqkgf"><ol id="jqkgf"></ol></code>

      <var id="jqkgf"></var>
        <acronym id="jqkgf"><form id="jqkgf"><mark id="jqkgf"></mark></form></acronym>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學校新聞 -> 贛師好人->正文
        【贛師好人榜】第36期 劉傳連:學高為師尋音律,立德樹人四十年

        姓  名:劉傳連

        單  位:音樂學院

        類  別:敬業奉獻

        時  間:2018年12月


        劉傳連,男,江西瑞金人,音樂學院教師(退休返聘),江西省唯一的一級鋼琴調律師、鋼琴技術高級工程師。現為中國音樂家協會鋼琴調律學會會員,中國樂器協會鋼琴調律師協會會員,江西省鋼琴學會會員,江西二胡研究會理事。

        精益求精愛調律,一步到位零失誤

        一架鋼琴流淌出悅耳的音樂,需要作曲家精湛的作曲能力和鋼琴演奏家高超的演奏水平。但是,無論多么優秀的鋼琴作曲家、演奏家,也無法讓音鍵失調的鋼琴彈奏出美妙的音樂,要讓音鍵恢復正常,還需要數千個部件相互配合,而調律師,正是這些部件的指揮者。

        “彈鋼琴的人很多,但會調音律的人很少。”作為一名鋼琴調律師,劉傳連的工作就是讓每一架音質失準的鋼琴恢復和諧動聽的旋律。“一臺鋼琴有8000多個零部件,200多根琴弦、200多個琴軸、88個琴鍵。”劉傳連告訴記者,88個琴鍵牽動的200多根琴弦和200多個弦軸構成鋼琴的“脈搏”。鋼琴用久了,一些部件便容易走音或者音質變差,雜音往往就從“脈搏”這里傳出,這就需要調律師用工具調試,找回鋼琴每個琴鍵精準的聲音。

        那究竟該如何調音律呢?“調音前,先用音叉校對標準音高,然后使用調音扳手對鋼琴的弦軸進行扳動,調整琴弦的拉力,從而改變琴鍵彈奏出來的聲音。”劉傳連表示,這種改變是非常細微的,非專業人士很難聽出來,普通人聽聲音可能只會注意聲音的振動是否悅耳好聽,而專業人士則會注意和鉉的色彩。

        截至目前,劉傳連利用業余時間給成千上萬個家庭的鋼琴做過調律,足跡遍布省內外。多年來,只要是國內外的著名鋼琴家來贛州演出,演出前鋼琴調律的現場都有劉傳連忙碌的身影。今年8月,聞名世界的法國“浪漫鋼琴王子”理查德•克萊德曼在贛州舉行鋼琴音樂會后,稱贊道:“劉傳連老師的鋼琴調律非常精準到位,為音樂會增色不少。”

        幾十年的鋼琴調律與維修實踐及二胡教學工作,讓劉傳連在調律理論的研究方面也頗有建樹。他先后在省級和國家級刊物發表鋼琴調律及二胡專業近二十篇論文,為所有中外鋼琴演奏大師在贛的音樂會及學術講座用琴提供了精準的高技術服務并獲高評。

        真正在鋼琴調律這個圈子闖出名氣,劉傳連靠的是精益求精、盡善盡美、不斷創新的匠心。他調律除了運用傳統的“四、五度循環,三、六度校驗”的分律法,還熟練掌握更科學、更先進的“三、六度分律,四、五度校驗”的分律法,精確地分平十二平均律,基本做到一步到位。他的調律速度快,音準穩定性特別好。

        當被問到長期從事這項工作是否會讓他產生“職業倦怠”時,劉傳連笑著搖搖頭,說道:“每次給鋼琴調律成功后我都會覺得挺高興的,時不時給自己彈上一曲,也是一種藝術的享受。”他愛音樂,愛調律,所以并不覺得這是一件很累很苦的事情。

        觸類旁通愛藝術,一專多能系音樂

        上中學時,劉傳連受下放知識青年和音樂老師的影響,對二胡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大學期間,劉傳連演奏二胡、笛子的水平有了較大的提高,表演起來得心應手。畢業后,他先后在原福州軍區某部歌舞團和原贛州地區采茶歌舞團任二胡和長號演奏員。“在那個年代,能夠進部隊進行文藝表演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對演奏員的專業要求特別高。”劉傳連感慨道。

        1979年,劉傳連調入贛南師范大學(當時為贛南師專)任教,當時本地幾乎沒有人懂調律,更別說專業的鋼琴調律師。每當學校的鋼琴音律不準了,都不得不從上海、廣州等地請專家來調,既費時費力又費開支。因此,劉傳連萌生了學習鋼琴調律、成為一名優秀鋼琴調律師的念頭。

        在學校的支持下,劉傳連重新回到母校武漢音樂學院學習鋼琴調律,師從曾留學德國施坦威的著名鋼琴調律大師陳家鑫,同時還得到國家著名鋼琴調律專家林順祥、施安康的精心指導。

        了解劉傳連的人便知,他是一個不服輸、肯吃苦的人。他懷著對音樂的熱愛,勤學苦練,在一年多的時間內將鋼琴所有的組成部分熟記在心。不僅能及時發現影響音準的零件,調出正確的音律,還能獨立完成以舊翻新的大修(包括更換音板、全部弦軸、各零部件及油漆),使鋼琴的各項技術指標都達到專業用琴的高嚴要求。

        1983年結業時,他獲得了武漢音樂學院優秀鋼琴調律技術鑒定證書,學成歸來后,劉傳連便成了學校所有鋼琴的“御用大夫”。值得一提的是,他在風琴和手風琴的維修方面也是游刃有余。

        除此之外,劉傳連還自學并熟練掌握了葫蘆絲、小提琴等近十種樂器,常常受到他人的夸贊。談到這些,劉傳連眼中閃爍著自信的光芒,憨厚地笑道:“其實音樂都是相通的,因為我之前有學過二胡、笛子等樂器,熟能生巧吧。”夯實的基礎和良好的樂感推動了劉傳連培養多方面的才能,他將所學的知識和技能進行拓展和延伸,真正做到了一專多能、融會貫通。

        掌握了竅門,學會了貫通,劉傳連在音樂的道路越走越順,成績斐然。1993年他便獲得中央音樂學院校外音樂水平考試八級高級證書,1999年經國家輕工業部考試優秀鑒定為國家高級鋼琴調律師并獲證書,2003年經國家社會勞動保障部考試優秀鑒定為國家一級(頂級)鋼琴調律師。

        不離不棄愛贛師,一心堅守紅土地

        2018年是改革開放40周年,是贛師的甲子華誕,而這一年,也是劉傳連在贛師的第40年。在贛師工作四十年的老師屈指可數,劉傳連便是其一。他不離不棄,守護這方紅土,一心為學校奉獻、為師生服務。他以精湛的技藝聞名全國,做人的品質更值得我們欽佩與學習。

        “當時許多老師都去了沿海各地工作,那邊待遇很好,也有很多高校和鋼琴企業想讓我過去。”對此,他的回答是:“我想一直堅守在這里。”

        “當初贛師支持我去學習調律,給予了我很多幫助,我一直銘記在心,我愛贛師,贛師也需要我,我怎能離開?”秉持著一顆赤子之心的劉傳連深切地表示并不想待在企業,而是更愿意在贛師從事教學工作,為贛師培育優秀人才。這一留,便是40年。

        在贛師的這40年,劉傳連主要負責鋼琴調律的工作,同時他也不忘育人,每周堅持上好二胡選修課,培養了一批又一批的優秀學子。  

        當談到教學時,劉傳連認為最重要的就是要愛護學生,要有耐心。他緩緩說到:“二胡的音準比琵琶、古箏等樂器掌握起來更難,所以需要給他們反復示范。”課堂上,除了教授二胡的知識,劉傳連還會向同學們傳授鋼琴調律方面的技藝。目前,雖然學校并沒有開設鋼琴調律這門課程,但仍有不少學生課外向他請教學習,誨人不倦的劉傳連也會傾囊相授,毫無保留。

        “有些學生本身就有很多課,但還想來學這門技藝,真心覺得這些孩子都非常聰明、很有遠見。”劉傳連比劃著手勢不禁感慨,“多學一門技術也是給自己多一份機會。相比一位只會教彈鋼琴的老師來說,既會彈也會修是件兩全其美的事,如果大學就學了這門技術,畢業找工作肯定也會更有優勢,更受用人單位的青睞。”

        因此,不僅在校生想學,一些已經畢業的學子也會重新回到學校,向劉傳連老師請教,而劉傳連也會熱心地解答學生們的疑惑。“很多在外地的學生也會經常給我打電話或發微信,問我怎么調,我就可以通過這些方式比較方便地教他們。”令劉傳連印象最深刻的是廣東汕頭一名學鋼琴專業、畢業多年的男生。他為了學好這門技藝重回母校,在琴房睡了半個月,每天堅持練琴十幾個小時,如今他也成為了一名優秀教師。這位學子強烈的好學精神打動了劉傳連,他教學的勁兒更足了。

        “鋼琴是學校很重要的教學工具,音不準了就會影響教學。”原贛南師院音樂學院院長燕錄音談道:“劉老師從事的鋼琴調律和二胡教學工作,不僅為學校節省了教學資金,也為學校提高教學質量、培養優秀人才做出了突出貢獻。”

        隨著生活水平的提高,高雅藝術的普及方興未艾,人們對鋼琴調律的需求也越來越大。現如今,劉傳連已有四十多個徒弟,他欣慰地笑道:“有些學生都在上海、北京甚至國外從事這方面的工作,也取得了不錯的成績,希望他們能闖出一片更廣闊的天地,為贛師爭光。”他希望能教更多人學會鋼琴調律,滿足日益增長的社會文化發展需求。


        返回頂部關閉【責任編輯:李強】
        A级毛片免费观看